广深港高铁的内地司机在香港过夜吗?
发布日期: 2019-03-07

  

  编辑:林飞翼

  为了拉近和儿子的间隔,滕文恒想尽所有办法。她买来火车模型,告诉他:“妈妈在火车上工作。”发现儿子对文字的兴趣比图片浓厚,她买来一大堆看图识字的卡片,并在手机上安装了各种儿童读物和识字软件。如此一来,每当她下班回家,儿子便会拉上妈妈一起认字。

  文图:付栋 陶蔚 谢泽智弋英雄刘小铖曾广湘

  驾驶复兴号动车组是一种名誉,也是一种任务,一点不能差,差一点也不行,吴灿明严格实行值乘功课标准,号召应答、手指手比、操控瞭望……每个作业环节他都精打细算。每趟车都要做到安全、误点、平稳,这是他对自己的恳求。

  

  大家可能不知道,很多奋战在广深港高铁上的铁路人一天要来回香港与内地数趟,迎送万千旅客踏上保险旅途,但他们自己却不欣赏过香港的美景。

  

  高铁列车长滕文恒刚实现了自己的第十三个春运。她在广深港高铁上度过了春节。

  

  

  

  《公民铁道》报社新媒体中心

  

  天天,她都要在广州南跟香港西九龙站之间来回两至三趟。

  

  随车机械师

  

  

  去年广深港高铁试运行期间,吴灿明成为第一批参加线路调试的中坚力量,奔忙在广深港高铁试运行第一线。当初,吴灿明对线路的每个弯道、坡道、隧道以及相关数据都高深莫测,每个作业环节都能做到口到、眼到、手到、心到,确保动车组保险误点、进站对标停车“米秒不差”。

  每次达到香港西九龙站后,吴灿明只有15分钟的短暂作业时间,之后就要动身返回内地。他说自己是“每天去香港,但真没看过香港长啥样”。

  “每天来回2次”是他的日常。按照乘务队排班盘算,蔡雄荣每天要值乘CRH1A-A型动车组在深圳、香港之间至少往返两到三趟。

  

  滕文恒花在家里的时间也不久。做饭、带孩子、收拾房间,基本上都是婆婆一人包办。有时候回到家,因为过大的工作压力和高强度的工作节奏,忍不住会对家人发性情。不过丈夫和婆婆却很体谅,从不半句怨言。对他们,她心存感激,也感到深深的愧疚。

  “不知香港繁荣”是他的遗憾。广深港高铁发车频率高、站点多,随车机械师值乘节奏快,动车组到达香港西九龙站后,只停留不到20分钟,并没有闲暇时间留给蔡雄荣。他调侃道:“每天去香港次数比回家次数还多,都不知道香港的繁华,还真想去香港好丢脸看。”

  儿子10个月的时候,滕文恒夫妇把他送回了湖南怀化的奶奶家。半年不见,儿子会喊“妈”了。可当滕文恒想去抱儿子的时候,儿子却由于陌生感而大哭大叫,并拼命解脱要去找奶奶。她好受极了。

  

  广州局集团公司融媒体中心

  吴灿明每天要驾驶动车组在广州、香港之间往返两到三趟,每天最少“行车800公里”,日行千里是“标配”。

  因工作出色,滕文恒成长为广九客运段高铁动车一队的一名列车长,担负广州南至香港西九龙动车组的乘务工作。

  今天要推送的这篇故事,讲的就是广深港高铁那些来去促的铁路人。大家可能猜猜,家在内地的他们会不会在香港过夜?

  高铁司机

  携手显现

  30年前,滕文恒出生在大连的一个个别铁路职工家庭。18岁那年,她从大连铁路技能学院来到广九客运段,成为一名列车乘务员。

  因为每日值乘多趟往返广州、香港间的振兴号动车组,且旁边还请求调休等车,吴灿明每天的睡眠时光被切割成好多少段,稍作休息就要准备下一个班次缺勤。

  今年30岁的蔡雄荣2012年7月入路,2014年9月成为一名随车机械师。2018年9月,广深港高铁全线开明,他开端担当广深港动车组随车机械师。他刚实现了本人的第七个春运。

  38岁的高铁司机吴灿明来自广州机务段,开过内燃机车、电力机车和多种型号的动车组。今年,他驾驶着振兴号动车组,完成了自己的第十八个春运,也是广深港高铁上的第一个春运。

  

  今天上午,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首场“代表通道”上,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为代表口中的“热词”。有代表谈到,广深港高铁跟全体国家铁路网已经连起来,大大缩短了距离,交通更加快捷、方便。

  “日行两万步”对吴灿明来说,仅仅是工作的开始。一天内,吴灿明要在行车公寓、车间派班室、站台之间数次往返。

  “日行两万步”就是他的运动方式。一天内,蔡雄荣要在动车所、动车组内和站台上数次检查往返,逐日最低步行两万步。

  列车长

  

  “以前我跟友人说我每天往返香港好多少趟,他们都以为我吹牛,后来我给他们发照片,他们还是不信,因为我也不晓得香港长啥样。”吴灿明说。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2017六肖必中特期期准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